域名doujiaow.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国产剧  »  瞄准

瞄准

瞄准
  • 别名:
  • 状态:共57集
  • 导演:五百/别克
  • 主演:黄轩/陈赫/杨采钰/李溪芮/张洪睿
  • 分类:剧情 动作
  • 年份-地区:2020 -大陆 
  • 语言:国语 
    加载中
  • 更新时间:2020-10-09
  • 本站无APP,请勿乱下!

扫一扫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瞄准:剧情简介

    1949年春,为破获保密局暗算小组,争夺国民党某兵团起义,松江市公安局专案组启用藏匿在民间的狙击高手苏文谦担任参谋,对立保密局派出的一号杀手池铁城。苏文谦曾是与池铁城伙伴多年的杀手,在与专案组成员一次次同生共死的考验中,曾立誓不再拿枪的苏文谦真实认识到了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希望与未来,诚心诚意站到了公民一边,也重新找回了持枪的理由,决心不惜全部,挫败暗算阴谋。两个一流的狙击高手因而打开了一系列斗智斗勇、惊心动魄的狙击对决。而这一场看似毫无相关的暗算与反暗算的较量,又关系着前方十万大军的存亡命运。“当敌人在你的狙击射程内的时分,记住!你也在敌人的射程内。”看过电影《十万火急》的观众,会对片中苏联狙击手瓦西里这句话留下深刻印象。狙击片的魅力在于,它复生了战争的原始意义:一对一,靠勇敢、才智与毅力,完全打垮对手。狙击片最大化地激活了英雄主义,但也给自己“制造”了难度。因为狙击片不是一个人的戏,而是两个人的戏(加上对手)。铁锤只要砸在铁板上,才是震撼人心的,而砸在棉花上,便毫无动静。换言之,在狙击片中,如果把对手写得太软,它会变得毫无价值,可把对手写得很强,又怎么才干把两个人串联起来?怎么分配翰墨?会不会让观众产生“赞许敌人”的错觉……凡此种种,都是狙击片的发明之难。从现在现已播出的剧情来看,《瞄准》现已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它讲述了一个虚拟的故事,1949年,松江市解放,国民党保密局派出最精锐的狙击手“水母”(即池铁城,陈赫饰),密谋进行暗算,在公安机关的感化下,民间高手、“水母”从前的伙伴 “牧鱼”(即苏文谦,黄轩饰)挺身而出。在一个好像很难开掘出新意的题材上,《瞄准》发明性地套用了中国传统戏曲的“终身一旦”叙事结构,发明出了更大的叙事空间、更快的叙事节奏。“终身一旦”叙事结构的利益所谓“终身一旦”叙事结构,是明清传奇剧常用的双线式叙事结构。早期戏曲都是单线叙事,直到元末《琵琶记》,才呈现了最早的双线式叙事结构,它因而被称为“传奇之祖”。《琵琶记》将两条故事线平行打开,生、旦各领一线。这种叙事办法的好处有三:其一,传统戏曲扮演时间不固定,同一簿本,有的需演三天三夜,有的只用演两三个小时。双线叙事可长可短,扮演更方便。其二,叙事速度加速。双线叙事包括两个“产生—发展—高潮—结束”的序列,一般来说,“产生”是平平的,“高潮”是剧烈的,两线穿插,能够让全剧一直处于“高潮”状况,避免因埋扣、铺陈、下钩子浪费翰墨,全程都在拴驴,成为真实意义上的“故事推着人走”。其三,人物更丰厚。因故事量大、叙事密度高,更易表达人物的不同侧面。不过,双线叙事也存危险,因故事太多太密集,两线需频频抛接,想接得合理、不重复、不虚假,并非易事。在明清传奇中,常用巧合、偶尔等办法,闻名剧作家李渔曾批评说:“头绪繁多,传奇之大病也。”因而提出立主脑、密针线、减头绪等发明原则。后人认为减少故事量即可,却疏忽了,李渔此论的前提便是“终身一旦”叙事结构。“终身一旦”可用日子线绑缚,二人的遭际又别离融入故事线,大结局则必落在故事线上(如回归日子线,则成了“大团圆”,戏曲效果减分)。虽生为主线、旦为次线,但也能够反其道而行之,比方《桃花扇》,李香君终究跨到了生线上,主宰了大结局。在结构上,已抢先一步从这个视点看《瞄准》,则生线为反派池铁城,旦线是主角苏文谦。这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池铁城必须先进场,且进场便杀人(是否有必要另说),这样才干把观众的注意力拉过来,将他视为控局者。相比之下,苏文谦进场更晚,且一上来便贴上亲情标签。明清传奇剧在建立“终身一旦”叙事结构时,常采用所谓“戏胆”。所谓戏胆,指戏中的关键情节、头绪、要领等,一般是信物,比方手帕、玉簪等,在《瞄准》中,则是木头刻成的小鱼,它暗示着苏文谦从前的代号——牧鱼。正是沿着牧鱼,公安机关找到破案的机缘,池铁城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生与旦颇有前史,他们曾协作多年。池铁城作为领导,一直处于自动位置,他很少考虑苏文谦的感触,而苏文谦好像满足于被疏忽。经过回忆从前,强势的池铁城反而被弱势的苏文谦一步步被逼进死角。这种旦线压倒生线的结构方式,发明者给了足够多的衬托:池铁城虽经曲折,性情却一直未变,苏文谦反而契入“U型情节”,即先处于高潮,继而落入低谷,在不断自我打败中,又上升到“与下降时差不多的高度”。“终身一旦”结构的长处是更加自然,观众不会纠结于“谁是主角、谁是副角”“戏份分配不均”等问题,在加速叙事节奏的同时,基本不增加理解的难度。正如戏曲名家孔尚任所说:“正人为朋,小人为党,以奇偶计之,而两部之毫发无差……明如鉴,平如衡,名目传奇,实一阴一阳之为道矣。”但一味遵从,又会落入窠臼,所以《瞄准》又对“终身一旦”结构有所变形,既有陌生感,又不突兀。至少从现在现已播出的剧情中来看,《瞄准》的节奏令人赏心悦目,审讯戏、追逐戏、匿伏戏、等人戏等都不新颖,可组合在《瞄准》中,却不显拖沓、自带悬念,体现出《瞄准》在结构上的成功。池铁城、苏文谦都是观众自己传统“终身一旦”叙事结构必用男女,因男女反差更大。“兄弟戏”的张力很难超越“情人戏”,终究酷总是相似的,跟着情节打开,兄弟二人会越来越像,一旦观众感到互相难分,整个作品就会坍塌。为弥补这一短板,必须刻意拉大反差。在《瞄准》中,两位艺人做出了精彩阐释:池铁城阳刚、决断、霸气,骨子里却饱含着邪气;苏文谦阴柔、犹豫、谦和,骨子里却有一股正气。池铁城貌似专注,无所不能,甚至仍是做西式蛋糕的高手,可他都是为技能而技能,沉浸在能力世界中,其间只要居高临下的自己。苏文谦虽婆婆妈妈、不露圭角,却一直在追寻着意义,他试图做对的事,可在一个剧变的时代中,“什么才是对的”又给他带来困惑。外表看,池铁城是类型人物,苏文谦是典型人物。其实,在“终身一旦”的叙事结构中,池铁城和苏文谦是一个人,是根据人类性情的两面性,加以极点化,再分拆成两个人。不论是池铁城,仍是苏文谦,他们都是观众自己。沿着他们性情的头绪,观众能够深入两个故事中去扮演,从而取得更丰厚的生命体验。终究,每个人都是既铺张扬厉过,也韬光养晦过,只要加在一起,才算完好。池铁城与苏文谦作为人性的两极,发明了对偶式的精神世界。一个居高临下、香车宝马,另一个就要低沉平凡、出入红尘;一个前呼后拥、弟子很多,另一个就要独往独来、甘于孤寂;一个雄心勃勃、充溢向上欲望;另一个就要宁静致远、淡泊明志……越极点,审美效果就越强烈。在《瞄准》中,黄轩与陈赫扮演的出彩处,在于他们都精确地把握住了苏文谦与池铁城的共性:他们都足够坚韧,充溢自傲,为了目标能够支付全部。狙击手终究瞄准的,竟然是自己,所以《瞄准》能突破“终身一旦”叙事结构的短板,让两个男人的戏比男女戏更美观,这也给内置价值观提供了或许。节奏比剧本、扮演更重要值得特别点赞的是,现在为止,《瞄准》的节奏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对于叙事节奏,相关评论已有很多,但终究什么是叙事节奏、怎么进步叙事节奏、叙事节奏有什么价值等问题,至今没有共识,只是业内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观众把握遥控器的时代,大家随时能够切换。据统计,89.5\\\\\\\\\\\\\\\\\\\\\\\\\\\\\\\\\\\\\\\\%的观众因叙事节奏有问题而“弃剧”,相比之下,因艺人扮演太尬而弃剧,只占35\\\\\\\\\\\\\\\\\\\\\\\\\\\\\\\\\\\\\\\\%。(据宋蓉蓉的论文《叙事节奏对电视剧持续吸引力的影响》,下文仍有多处引出,不再一一标出)可见,剧本差、扮演差,不如节奏差更可怕。更麻烦的是,38\\\\\\\\\\\\\\\\\\\\\\\\\\\\\\\\\\\\\\\\%的受访观众表示,自己或许随时“弃剧”,剩余的受访观众中,45.5\\\\\\\\\\\\\\\\\\\\\\\\\\\\\\\\\\\\\\\\%表示,会在1小时内决议是否“弃剧”。怎么保持“长叙事”中的节奏感,已成发明者的必修课,惋惜的是,许多从业者一听到叙事节奏,认为就是画面更丰厚、景别改变多、机位不断移动、剪辑频率高……这些固然能够带快叙事节奏,但正如苏珊·朗姆所说:“节奏的实质是紧跟着时间的完成的后事件的预备。”节奏从来不只来自技能手段,它来自悬念,而悬念不是假造出来的,它来自情节。只要人物关系在特殊事件中产生反响,并引发连锁的结果,才构成情节。换言之,只要人,才是戏曲的中心,只要展现人的命运,反映人的性情、刻画人物形象,才干真实实现悬念,才或许形成节奏。换言之,悬念在人物性情的延伸线上,它能不能呈现、是否有力量,全看人设是否健壮,而这恰好是《瞄准》做得最好的当地——高手对决的背面,是两段个人性情成长史的博弈,是很多曩昔在这一瞬间的爆发,是全部认为死去的从前突然复生,当毅力力、才干、特性等已不足以决议胜负时,笑到最后的只能是心中的价值。